癌症早筛市场的魔幻与现实:诺辉健康市值300亿,9个月营收3500万

文/氨基财经 蔡品件 2021/03/01 11:06

癌症早筛市场的魔幻与现实。

在规模庞大的肿瘤治疗市场,涌现一个千亿级别的赛道并不奇怪。就当下而言,肿瘤早筛市场便有这个潜质。

肿瘤早筛,顾名思义,就是在癌症的早期通过诊断发现便加以治疗。如今“谈癌色变”,但大多数癌症在早期治愈率并不低。

这意味着,在健康意识越来越强的当下,癌症早筛将拥有极其广阔的受众,远大的“钱景”。

也正因此,肿瘤早筛赛道备受资本关注。2月18日,“癌症早筛第一股”诺辉健康(HK:06606)港股上市,上演造富神话。当天,公司股价暴涨215%,总市值达351亿港币,暴增240亿港币。

而2020年7月诺辉健康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估值仅6.3亿美元,半年时间翻了6倍;与2018年A轮2360万美元的估值相比,其市值翻了127倍!

但魔幻的是,诺辉健康2020年前三季度,营收不过3530万元人民币,亏损1.18亿元。

对国内的玩家来说,营收规模均偏小,亏损更是常态。更早在美股上市的燃石医学、泛生子,年收入均不超过4亿,年年亏损过亿。

肿瘤早筛市场的确很诱人,但相对有限的癌种、不占优势的售价,以及消费者观念培养、市场开发的难度,一直都是行业盈利的痛点。

要想让魔幻变成现实,国内玩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诺辉健康也不例外。

 

/ 01 /

相对有限的“场景”


物质生活水平极大提高后,人们最大的追求莫过于 “健康” 二字。而如何尽早、尽快、尽可能精准地检测出癌症等严重疾病,是肿瘤医学研究数十年来孜孜不倦的追求。

但直到今天,癌症早筛的研究进展仍较慢,核心难点在于“如何检测”,尤其是在癌症早期,肿瘤细胞表达量极少的情况下。

目前,主流的检测方法是检测循环肿瘤DNA(ctDNA),这一来自肿瘤细胞凋亡后,释放到血液中的DNA片段。

相比于直接检测肿瘤细胞,这已经简单许多。通常,血液中ctDNA浓度,是肿瘤细胞浓度的100倍。

但即便如此,人体血液中ctDNA的浓度依然很低。大多数癌种在早期阶段,患者血液内表达的水平可能低于0.01%,这一浓度,绝大部分精准的高端检测设备都会“犯怵”。

也正因此,大多数癌症早期阶段如何检测,至今仍是诸多早筛公司需要攻克的难题,只有极个别癌种例外。

众多癌症中,肝癌释放ctDNA量多,与血液接触性大,更易被检出;结直肠癌释放的ctDNA片段中甲基化信号强,检测设备也更容易接收到“信号”。

这两大癌种早筛,也是全球癌症早筛巨头们为数不多的进入商业化阶段的摇钱树。

以美国为例,目前收入规模最大的公司精密科学,2020年早筛收入达12.56亿美金,主要来自于结直肠癌早筛。

国内企业也不例外。诺辉健康主打的产品常卫清,便是用于检测结直肠癌。不过,相比国外,国内市场的商业化环境要差得多,要想达到国外早筛巨头的收入规模,国内玩家还要走很长的路。

 

/ 02 /

不占优势的售价


对于早筛手段已经比较成熟的癌种,与其他行之有效的早筛方法做对比,是新玩家绕不过的坎。

只有证明自己产品的检测准确性大幅度提高,或在检测性相当的情况下更具性价比,才能有好的“钱景”。

精密科学早筛产品Cologuard之所以大卖,正是因为兼顾性能、性价比优势。Cologuard上市之前,美国肠癌早筛主要以粪便潜血(FIT)和结直肠镜检查为主。

灵敏度和特异性是衡量癌症早筛产品性能的核心参数。灵敏度是指癌症患者被检测到的几率,特异性则是指健康患者被排除的几率。

针对进展期腺瘤和结直肠癌,FIT检测的敏感性为36%和83%,特异性为90%;结直肠镜检查的敏感性大于75%、95%,特异性为90%。而Cologuard的敏感性分别为42%和92%,特异性为87%。

Cologuard性能虽略低于结直肠镜,但远高于FIT检测。最重要的是,Cologuard价格远低于结直肠镜。

美国肠镜检查价格在1800-12500美元不等,而2014年Cologuard获批上市后定价为649 美元,远低于肠镜检测价格。这大大提高了早筛的可及性。

就国内产品而言,灵敏度和特异性指标结果并不差。根据诺辉健康招股书,针对进展期腺瘤和结直肠癌,常卫清的敏感性为63.5%和95.5%,特异性为87.1%。

另一公司康立明获批的产品长安心,针对结直肠癌检测敏感性也达到84.2%,特异性更是高达97.85%。

不过,受限于技术原因,在价格方面,我国粪ctDNA检测费用高于肠镜检查费用,且没有医保报销。

目前,诺辉健康的常卫清定价为1996元,康立明的长安心定价为1288元。而我国普通肠镜价格为600元左右,无痛肠镜也只要1000元左右。

虽然肠镜检测依从性稍差,但价格更便宜、检测准确性更高,患者乃至医生会优先选择哪款产品,显而易见。

这无疑加大了诺辉健康等公司的产品推广难度,限制了肠癌早筛产品的普及。

 

/ 03 /

难以开发的市场


相比价格,当下让困扰众多癌症早筛公司,是市场开拓的难度。

目前,国内癌症早筛产品的销售模式主要有两种,一种为将产品直接销售给医院,由医院直接检测,俗称IVD模式;另一种则是卖服务模式,为医院、体检公司等机构提供检测服务,俗称LDT模式。

当前,癌症诊断和治疗主要在公立医院进行。因此,对于专门从事癌症早筛的公司而言,产品进入公立医院至关重要。

不过,公立医院的收费和保险范围通常需要通过药监局注册或主管监管机构的批准。由于癌症早筛产品暂未进入医保,进入医院的难度可想而知。

实际上,由于对技术和硬件的要求很高,当前国内很少有医院能够提供检测服务。泛生子招股书显示,仅约200家顶级肿瘤医院具备这种能力。

种种限制因素下,癌症早筛公司卖产品实际上是一种奢望,也正因此,当前它们的收入主要以LDT模式,卖服务为主。

2020年前三季度,诺辉健康65%的收入,便来自LDT服务;泛生子诊断产品收入中,LDT服务收入占比超过70%。

LDT模式最大的问题在于,单家医院的覆盖范围极其有限,这也注定了服务模式没有规模效应。要想做大规模,只有覆盖更多的医院。

目前,诺辉健康覆盖的医院仅有300余家,泛生子为500余家,燃石医学为600家左右。

但实际上,在卖服务的模式下,医生本质上是扮演导流的角色。由于牵扯的利益方太多,过于敏感,开单本身就存在困难。有医生便表示,由于存在合规风险和产品价格过高,他们推荐此类项目检测的,并不多。

也正是如此,虽然目前收入主要来自服务,但燃石医学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卖产品才是王道。为了卖产品,燃石医学还特意开展帮助医院建立医学中心的业务,可谓操碎了心。

尽管仍在努力开拓医院市场,诺辉健康CEO朱叶青曾对外表示,将来的主要应用场景一定在院外。

核心在于,医院更多是适用于有可能患癌症的患者,帮助医生进行辅助诊断。而院外的早筛,如体检机构等,会将受检人群扩大至普通人群。

但眼下,动辄两千元的早筛产品、完全自费,加上早筛意识不强,某种程度上,院外的市场开发的难度丝毫不亚于院内。

 

/ 04 /

缺失的“买单人”


美国肠癌早筛产品普及背后,还有一个原因,美国医疗保险和商业保险十分完善,“有人替筛查者买单”。

Cologuard获批的同年10月,美国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正式允许Cologuard在全国范围内覆盖,并由联邦医疗保险。有了医保“买单”,94%的使用者无需自费,45-49岁的使用者中80%无需自费。

但国内,目前显然难以做到这一点。即便未来癌症早筛能够进入医保,但仅限于医院开展的检测。

LTD模式的检测,并不在医保覆盖范围,而商业保险覆盖率又不高。如果商业保险不能惠及,势必会影响产品的普及性。

实际上,从美国经验来看,癌症早筛的一大商业场景,便是在保险公司支持下的应用。即保险公司把早筛项目纳入保单,要求用户定时进行癌症早筛,为的是降低用户发病率,进而达到控费效果。

但国内商业保险这一场景,要走的路更长。核心是支付端,谁来买单的问题。

实际上,在中国50%的医疗费用是政府提供,与其他国家相比,这一比例不低。但从社保医保的角度来说,医保收支的增速不匹配,2019年医保收入增长10%,医保支出增长12%。

商保部分,国内商保支出仅占医疗费用的6%。很显然,支付端的问题,需要不断地提升商保来解决,但商保费用很难一夜之间就提升上去。

近两年,越来越多保险公司、互联网医疗巨头描绘健康管理、慢病管理的蓝图,但商保渗透率依然不高。一些互联网医疗巨头也不得不曲线救国,积极拥抱医保、抢占公立医院市场。

医学进步至今,肿瘤早筛的益处、前景自不必多言。但是,相对有限的癌种、不占优势的售价,以及消费者观念培养、市场开发的难度,是摆在所有玩家面前的难题。

尽管诺辉健康为其投资人带去了丰厚回报,但行业至今没有一条清晰可见的商业化道路。这恐怕是癌症早筛市场的魔幻与现实所在。

读懂财经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读懂财经”。欢迎监督读懂财经的内容,如有任何问题,可联系读懂君(微信:dudong005)

热门文章

网站地图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app下载 菲律宾申博娱乐 百家乐真人游戏
申博手机版下载客户端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电子游戏 太阳城申博游戏下载官方
澳门百家乐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真人百家乐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申博游戏登入 太阳城会员登入 申博太阳城注册 太阳城网址
申博娱乐开户 太阳城登入 澳门银河赌场 申博真人游戏